(观察者网讯)综合《每日镜报》、《焦点周刊》等德国媒体当地时间27日报道,德著名作家、哲学家和主持人理查德大卫普雷希特(Richard David Precht)日前在一档播客节目上,批评德外长贝尔伯克在访华之行中的表现,吐槽称“她能成为外长简直是个意外事故,甚至不配在外交部实习”。

报道称,普雷希特在节目中指出,贝尔伯克没资格用西方价值观对中国进行“教师爷式”说教,她所秉持的价值观主导的外交政策,实质上就是对抗性质的外交政策,此举对一个让6亿人民脱贫的世界强国、文化大国来说是不合适的。

普雷希特是在世界范围都极具影响力的著名德国哲学家,其哲学著作《我是谁?如果有我,有几个我?》《爱:混乱的情绪》和《非利己主义的艺术》等畅销全球,已被翻译成40种语言。

据德媒报道,这段引发关注的节目内容,出自上周五德国电视二台知名播客“兰茨和普雷希特”(LANZ amp; PRECHT)。普雷希特与德国主持人马库斯兰茨(Markus Lanz)就德国政府对华政策展开讨论,不可避免地聊到了本月中旬(13—15日)德国外长贝尔伯克的中国之行。

贝尔伯克在访华前渲染,中国是“合作伙伴、竞争者、制度性对手”;回国后她又在德联邦议院质询环节声称,德国不能与中国脱钩,但中国已越来越成为“制度性对手”,并对外界“更具攻击性”。

话及此处,普雷希特有些激动开麦嘲讽道:“说实话,我一直觉得,这个女人能成为(德国)外交部长简直是一个意外事故。在正常情况下,她这样的连进入外交部实习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贝尔伯克是德国首位女性外长,少年时期她曾是一名专业蹦床运动员,2005年加入德国绿党自此步入政坛,2018年当选绿党主席。她的从政经验并不算丰富,此前从未在政府任职,甚至连地方政府的任职经验都没有。

普雷希特在节目批评道,德国对华政策的问题就在于,不应像“教师爷”那样试图向中国灌输西方价值观并要求其遵循。这个观点也得到了主持人马库斯的赞同。

普雷希特说,让贝尔伯克这样一位充满“班干部”道德狂热的人,给中国这样一个世界强国、一个文化大国去讲解什么是西方价值观,将这个国家形容成“系统性对手”,并描绘冲突升级的场景,这是相当不合适的行为。

对于贝尔伯克的表现,他直言自己感到很困惑且不安,“我不是要站在中国的立场说话,我绝对是西方价值观的忠实拥趸,但正因如此,我坚决反对人们用这些价值观去游说甚至威胁其他国家。”

在他看来,贝尔伯克资历尚浅,根本没有资格对中国指手画脚。“一位年仅40岁的年轻女性,她一生中从未取得过任何成就,却动辄威胁这个已经带领6亿人脱贫的国家。这个国家可是实现了世界有史以来最快速的经济发展啊!”

普雷希特还指出,贝尔伯克这种价值先行的外交政策,实际上就是一种对抗性的外交政策。

他认为,要想对方接受自己的价值观,首先要发展自身,“只有经济实力强大的人才能用自己的价值观说服别人。不是通过到处空口兜售理念的方式,而是以身作则树立榜样,去吸引别人自愿效仿。”

普雷希特说,只要德国经济取得巨大成就,中国自然会认真对待那些“花里胡哨” 的东西(西方价值观)。反之,如果德国将自己卷入越来越多的对抗,拆除与中国联通的桥梁,德国经济将陷入万劫不复,“那时才真的没有人再瞧一眼西方价值观了。”

德媒报道称,普雷希特对贝尔伯克这番毫不留情的批评,在本周慢慢受到一些德国政客和媒体的关注,其发言被部分政客批评是“厌女言论”。

绿党籍联邦女议员Renate Knast在推特上质问普雷希特有什么资格判断谁能胜任外长一职,并抨击他体现了“男性的傲慢自大”。

另一名社民党女政客则抨击普雷希特是一个“渴望得到关注的虚荣之徒”,并称他性别歧视,无法忍受一个态度强硬且个性鲜明的成功女性成为了德国外长。

其实节目中,另一名主持人曾提醒普雷希特不应拿贝尔伯克的性别说事,但后者表示,“她是不是女性在这件事上完全无关紧要,如果她是一个40岁的男性,我也会这么说。”

“我指的是她人活到这把年纪却没有匹配的人生成就。中国人有一种年龄智慧的文化,你到了某个年龄,就要有这个年龄该有的成绩。”普雷希特补充道。

另据《焦点周刊》报道,虽然普雷希特的话惹得一波政客跳脚,但社交媒体上的不少网友对他表示了支持,认为他说出了许多人的心中所想,他们大多不信任贝尔伯克作为外长的能力。

有人评论道:“如果仅仅因为贝尔伯克是女性,就不能对她的无能提出半分批评,那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厌女和性别歧视。”

柏林前选择党议会党团议长帕兹德斯基(Georg Pazderski)也声援道,“我看不出普雷希特说错了什么。想必很多人都同意他的诚实评价。”

作者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